今年过年不回家:走近春运航路上的幕后英雄[组图]   发布时间:2015-04-22 10:13:14

今年过年不回家:走近春运航路上的幕后英雄[组图]

  

  图为东航长春营业部总经理张洪来在案头整理分析客流数据。

  

  图为东航长春营业部的团队在协调春运工作。

  

  图为东航机务阎凯在长春龙嘉机场观察航班机翼是否有结冰。

  

  图为阎凯在检查飞机起落架。

  

  图为阎凯在检查飞机的航电系统。

  东方网记者刘歆、通讯员原媛2月9日报道:2015春运大幕已经正式拉开。为了回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人们从四面八方乘坐不同的交通工具,奔向同一个目的地——家。在春运航空大迁徙的航点上,有一群人航空人默默地奉献着。他们没有空乘和飞行员那样光鲜亮丽的外表,却用自己的努力保障着旅客安心、安全地踏上返乡的航路。东方网记者日前来到东航长春基地,走近这些不为人知的幕后英雄。

  甘做“老娘舅”的总经理

  在冰雪寒风包围的长春龙嘉机场,一旦发生大面积延误、旅客滞留,谁来负责协调处理东航乘客的食宿问题,谁来做安抚旅客情绪的“老娘舅”?不是东航乘务组或地面服务人员,而是东航长春营业部的总经理张洪来出面压阵。他不仅会第一时间为滞留乘客联系住宿,还会用纯正的沪语乡音,给回沪团聚的“上海宁”带来几许安慰。对张洪来来说,这样的场景是他先后在上航和东航驻外十多年工作经历中熟悉的一幕。

  张洪来告诉东方网记者,东北方向是历来是春运中的热门航线。节前从上海飞长春和节后长春回沪的旅客都会形成客流高峰,并且近两年乘客数量都在增加。春运期间,上海每天往返长春的航班有6班,算上加开航班和北京等其他城市飞长春的航班,每天共有16个航班需要在长春航点进行保障。长春1月份最冷时接近零下30度,对飞机的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一名资深航空人,张洪来觉得很多发生在旅客和航空公司或者机场之间的矛盾都是因为缺乏及时有效的沟通所造成的。去年,长春机场遭遇大面积冰雪天气,机场一度关闭。张洪来不仅要做旅客食宿保障,更重要的是通联各方,及时做好旅客安抚、航班信息的发布以及进展情况的告知。

  每逢佳节倍思亲。然而对于张洪来而言,回上海和亲人团聚过年却是奢侈的幸福。由于他长期主持驻外航点的工作,遇到春节、五一、十一等长假总要在他乡值守,十几年都没有回家和亲人团聚。张洪来坦言,自己是做服务工作的,爱上航空这份事业,就要舍得放弃。今年的除夕,他又要和值飞大年三十航班的机组、机务保障人员一起在长春吃年夜饭。提起这些,张洪来总觉得非常对不起父母和妻子。他说,像他这样夫妻都从事航空工作的家庭在东航还有很多。如果不是家庭的理解和支持,他很难坚持到现在。

  张洪来在长春工作的两年里,长春-上海的客座率增长了4%,长春-北京的客座率增长了近30%。这个数字不仅仅是一项销售业绩,背后还蕴含着“学霸”的智慧。张洪来是87届复旦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当年他的数学成绩是全上海第二名,按照当今的标准堪称“学霸”。虽然不是航空科班出身,但是张洪来觉得数学令终生受益,尤其是统计学对他的工作帮助很大。张洪来在长春工作中,通过数据分析和市场调查,改变销售策略,提前发布促销信息吸引学生客流和中转客流,让乘坐东航班机回家的乘客飞得早,飞得更实惠。

  作为长春航点的掌舵人,要克服南北地域和文化之间的差异,做好领头人并非易事。在员工的眼中,“张总”有着上海男人独特的细腻和儒雅。他所带来的精准、规范、敬业的作风,给豪爽粗犷的东北员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团队里的每一个人。

  守护飞行安全的“放飞师”

  阎凯,80后上海小伙。刚过30岁的他已是东航一名有9年机务经验的年轻“整机放行工程师”。2月9日,农历腊月二十一。长春最高气温零下16度,最低零下25度。阎凯身着东航新机务制服,像往常一样给航班做“体检”。帽子、口罩、厚厚的棉服包裹下,阎凯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完全没有“冲上云霄”中机师那么潇洒帅气。

  飞机每次降落后几万个零部件、几十个系统到底有没有故障,能不能再次起飞,全由“放飞师”一个人说了算。民航运行有严格的程序,航前航后机务保障的每一项都必须认真细致地进行检查,稍有差错就可能酿成大祸。阎凯和东航维保团队将在天寒地冻的长春龙嘉机场迎来羊年新春。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春运期间东航长春航线运力需求量大,又是冰雪、风害及极端寒冷天气的高发期。晚上气温骤降,可能会导致飞机某些液压、燃油管路出现渗漏,直接影响到第二天的出港航班。饮用水系统如果排放不彻底,会导致相关部件和管路冻住,甚至冻裂,造成第二天航前无法加水,严重影响航班的正常性。在航班出港前,还要对大翼进行目视和用手触摸的细致检查,对于可能出现结冰、结霜的关键表面不能有丝毫的遗漏。一旦发现有结冰、结霜的情况,第一时间通知相关人员,及时开展除冰、雪、霜工作,使飞机能够安全、正点起飞。

  其实,机务长期接触的各种油液等化学制剂具有一定毒性,雷达和各种电子设备的辐射都对机务人员健康存在隐形伤害。24小时全天候待命,人随着飞机转是机务人员的家常便饭。但作为机务人员,阎凯觉得,身体上的疲惫远不及心理压力来得大。

  在机务的例行检查中包括起落架轮胎、减震支柱、发动机叶片、进气道、机身表层、客舱玻璃、机翼、垂直尾翼、水平安定面等几十个项目。阎凯和维保团队还要对客舱内的灯光、应急设备、驾驶舱进行仔细检查。不少机务人员都会落下“强迫症”,即便确认的检查项目,还要反复检查。因为他们深知,机务工作是一份关乎飞机安全和乘客生命责任。

  在紧张的春运保障工作中,还有很多像张洪来和阎凯一样默默无闻保障飞机运行的幕后英雄。他们的工作岗位和职责不同,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保证飞行安全和准点,让旅客们快快乐乐回家团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