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跛足”?中国最牛私募三季度募资不到1亿 未来或   发布时间:2019-01-05 10:25:05

九鼎“跛足”?中国最牛私募三季度募资不到1亿 未来或无米下锅

  中国最大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九鼎投资到了一个“拐点”?

  10月22日早间,九鼎集团旗下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与管理的上市公司——九鼎投资(600053.SH)发布了一则业绩更正公告,“因工作人员失误”,导致《2018年第三季度私募股权投资管理业务经营情况简报》将“2018年第三季度”错写成了“2018年上半年”。

  公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九鼎投资新增5个已经完全退出的项目。

  九鼎投资的母公司为九鼎集团。2007年,两个证监会出来的年轻人吴刚与黄晓捷创办,以地推模式做私募股权投资业务,靠着时代红利与精准的投资眼光,业务风生水起。几年时间,其一跃成为中国本土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

  挂牌新三板后,九鼎市值一度超千亿。随后凭借对监管规则的熟悉和高超财技,大手笔定增、发债募资,再收购金融牌照,借壳重组旗下业务,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民营金控平台。年报显示,2016年九鼎集团营收103亿元,净利润21亿元。

  快速成长的九鼎未能完全躲过市场与监管的火眼金睛。2018年3月,停牌30多个月的九鼎集团复牌暴跌,伴随而来的是因涉嫌违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九鼎集团及公司董事长吴刚、董秘王亮亦被全国股转系统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

  资金挪用、股权高比例质押、员工讨薪、清仓式减持……种种负面消息接踵而至。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九鼎营收为47亿元,净利为5.99亿元,不仅业绩不及两年前,营收中高达8称的收入来自保险业务,与早期的私募股权投资(PE)大佬身份相去甚远。

  近期发布的胡润百富榜显示,九鼎董事长财富缩水幅度高达85%,九鼎投资总裁黄晓捷的财富缩水幅度亦高达84%。

  一位投资界人士告诉时间财经,九鼎在投资圈内风评一般,“早期跑马圈地,投出过几个成功项目,后来业绩一般,内部管理比较差”。对于九鼎近期剥离、出售有金融牌照的业务,其表示,应该是“内部有不小的麻烦”。

  该人士还表示,九鼎内部管理讲究类似华为的狼性文化,但“学华为又学个半吊子。奖金拖发,欠发甚至不了了之是常态”。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九鼎员工讨薪事件时有发生。2015年九鼎副总裁蔡昌祥通过诉讼追回11万项目开发奖金。近期比较知名的一例,2018年3月,九鼎深圳一名女员工向公司讨薪“融资业绩23亿元对应的4240万元奖金”。

  危机又来?

  国庆节前,九鼎集团遭遇三连击:因未将实际控制的私募股权基金苏州德晟九鼎、北京夏启九鼎等纳入合并财务,9月27日,九鼎集团收到证监会行政监管警示函。同日,九鼎集团旗下九州证券承认,旗下2.9亿信托计划违约。

  9月30日,九鼎旗下PE业务实体九鼎投资参投的Pre-IPO企业车头制药遭遇监管问询,证监会的反馈意见直接指向九鼎及其旗下6支投资基金。这6支基金共持有车头制药12.8%的股份。

  据九鼎投资披露的最新业务经营情况简报,2018年以来,九鼎完全退出12个投资项目,回收资金15.71亿元,其中仅第三季度5个,回收资金5.62亿。

  资本寒冬加监管风波之下,业绩滑坡的九鼎越来越难融到钱。该简报同时披露,2018年第三季度九鼎新增募集基金仅0.88亿,相对于去年同期的6.02亿元断崖式下跌。

  九鼎财报显示,集团负债高达685亿。财新3月份的报道称,证监会对其调查中包括“涉嫌用体外基金来输血体系内紧绷的资金链”。公告显示,为帮助母公司融资,九鼎投资超7成的股权已经质押。

  亦有分析认为,这并不是九鼎最大的危机。对于PE机构来说,解禁后迅速套现本就是应有之义。最大的危机在于未来九鼎可能“无米下锅”:数据显示:出去2017年过会,2018年初上市的两家公司,2018年以来,九鼎系上市公司数量为0。

  潮起潮落

  2012年,九鼎已是国内排名第一的Pre-IPO私募股权基金。

  早期的九鼎投资IPO项目,以超高命中率知名。据媒体2012年的报道,九鼎2011年之前所投的60多家企业中,有50家已经上市或在上市通道之中。令人侧目的成绩,为九鼎赢得PE工厂之名。

  据财新的报道,这与吴刚的证监会工作经历不无关系。九鼎创立于2007年,彼时吴刚先后任职证监会多个部门,办过保荐人培训班,“接触到大量Pre-IPO项目和进度信息,重点轰炸,迅速成功”。

  2012年九鼎遇到第一次退潮。当年11月证监会暂停IPO,行业寒冬,九鼎首当其冲,大量项目无法按时退出。九鼎的激进风格被同行质疑,一场危机似乎即将来临,董事长吴刚确实对媒体坚称“迄今为止,我们没有发生过一旦造成损失的投资”。

  危机之下,财技高超的九鼎迅速调整,开创投资人基金份额转为九鼎集团新三板股份的模式,2014年4月23日挂牌新三板,迅速以千亿市值成为新三板第一股。上市后的九鼎开启多轮高转送及定增、融资,操作令人眼花缭乱:2014年4月每股转增190股、2014年8月定增募资22.5亿、同年年报宣布每10股增2股的拆股方案。

  2015年九鼎启动业界瞩目的百亿定增,在股灾背景下成功获得证监会核准,以每股20元的价格,增发5亿股,总股本扩大至55亿。同年8月发行10亿元公司债。11月再推出55亿元定增方案,但这次未能成功。

  花钱更是九鼎的老本行。2015年,九鼎集团以超51亿元的代价控股A股上市公司中江地产,将旗下私募股权投资业务借壳注入,即后来的九鼎投资。

  与此同时,九鼎开始了牌照收集游戏。证券、基金、期货、保险、支付牌照均收入囊中,还宣称筹建民营银行。风口上的互联网金融也没错过,布局多家P2P平台,爆发出裸条风波的借贷宝,即为九鼎旗下产品。

  就在九鼎金控平台雏形已成之时,另一次沉浮开始。2016年,民营金控迎来强监管,求生心切的九鼎通过各种方式宣称自己仅是一家综合投资平台,并主动抛出整改报告。2017年10月,新三板PE挂牌整改细则出台,九鼎看起来涉险过关。

  这一年开始,九鼎在监管层面的运气开始消失。设立寿险公司未获批准,旗下三家子公司遭遇监管问询函。2018年3月24日,九鼎披露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月27日停牌1000多天的九鼎集团复牌,股价暴跌三分之二。(时间财经 李拜天)

推荐阅读/观看:代理记账 https://www.whrdp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