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十两年轻生命逝去 捐器官令8患者迎来新生   发布时间:2015-04-14 16:30:17

年三十两年轻生命逝去 捐器官令8患者迎来新生
器官捐献者冯碧仪生前照。
器官捐献者冯碧仪生前照。
器官捐献者夏光霞生前照。
器官捐献者夏光霞生前照。

  1名24岁的年轻女兵,1名36岁的成功律师,因为意外最终被确定为脑死亡。农历马年的最后一天,她、他的家属决定将两人的器官、角膜捐出,帮助其他急需病患。

  2月18日上午,大年三十,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器官获取组织,先后接受了来自两位逝者家属的捐献意愿,从逝去的女兵冯碧仪、律师夏光霞体内取出健康的器官、角膜……两个家庭的义举,一共帮助到了8名因终末期肾病、肝病、眼疾饱受煎熬的患者。其中三名与逝者年龄相仿的眼疾患者,次日就见到了羊年的第一缕阳光。

  人物1

  “当兵和捐器官是她的两个愿望”

  清远姑娘冯碧仪是个挺漂亮的姑娘,即便穿着深褐的荒漠迷彩,也能从飒爽英姿中透出几分灵气和俏皮。高职毕业后,她就去海南某部服役,实现自己的军旅梦想。服役两年,转为二级士官的冯碧仪,春节前有了一次返乡探亲的机会。

  90后女兵探亲骤然过世

  2月13日,刚刚从海南回到清远的90后女孩冯碧仪在网上向战友、亲人表达兴奋:“亲们,我已经安全到家啦,勿担心!!我会很愉快地替你们玩耍的,盼了两年多老爸煲的老火靓汤。”

  “她是个挺孝顺的孩子,是家中三姐弟中唯一受过高等教育的。”冯碧仪父母都是残疾人,老父单眼失明,母亲手部残疾。家境贫寒的她自小就会走上田间地头,帮父亲、姐姐插秧劳作,喂养鸡鸭,真是老父的贴心小棉袄。在广州读书期间,就经常当义工,无偿鲜血……。回忆起这个姑娘的种种优点,姐姐泣不成声。

  13日晚上,冯碧仪冲凉过程中骤然心跳呼吸停止,虽经心肺复苏恢复了心跳,但意识却再未清醒。13-14日,经清远市人民医院抢救,未见好转,并明确预后很差;15日,其所在部队领导获悉后,立即组织将其转诊到了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继续救治。

  父亲冯老伯没错过一次探视女儿的机会,哪怕只能透过玻璃看到女儿的后脑勺。然而年轻的女儿病情却在进行性加重。“没法自主呼吸,身上插满了各种导管。”

  转入广州的第一天,医院就评估了两次,脑死亡。

  第二天,奇迹没有出现。家人们开始考虑冯碧仪的身后事。

  “军魂永驻,生命得以延续”

  “入伍之前,碧仪一直在说她有两个愿望,其一就是当兵入伍,她实现了;另一个就是万一意外身故后,能进行器官捐献,帮助他人。”碧仪闺蜜表示道,彼时,清远正在大力宣扬另一个天使般的器官捐献女孩吴华静。

  “得帮女儿完成愿望,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完成她的遗愿。”父亲主动找到了医院O PO,不便签字的母亲,在悲痛欲绝中,授权幼子代签同意。

  端详着女儿入伍前飒爽的照片,身着荒漠迷彩的女孩,捧着入伍通知书、优秀士兵奖状的女孩……老冯的左眼一片迷茫,而他的右眼,是黄白的浑浊,失明多年。

  “韶华青丝音犹在,白绢蔽体人已亡。器官捐献是冯碧仪的一个愿望,是一种无私大爱,对于我们家属而言,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也是痛心无奈的选择,但希望通过这一小小行动,让冯碧仪军魂得以永驻,生命得以延续。也让更多人铭记住这个年轻的生命。”家属写给部队首长的情况说明中,这样表示。

  “我们做出了艰难的决定,遵循冯碧仪生前意愿,将其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以她作为军人的最后光和热,点亮更多人的生命,让更多的人受惠。”

  人物2

  受姚贝娜感召 成功律师捐器官

  如果不是因为一次意外摔倒,伤及颅脑。36岁的夏光霞这会应该和妻子、女儿在湖北老家走亲访友,一家团聚。但2月7日晚间的公司庆典聚餐后,意外发生了。

  聚餐后发生意外脑死亡

  “当时我已经带女儿回湖北老家了,对经过的了解,都来自视频监控和老公同事的描述。”夏太太表示,之所以在知悉老公脑死亡后,做出器官捐献义举,是因为受到了歌星姚贝娜的感召。“他们告诉我,老公的名字会镌刻在纪念墓园的碑石上时,我就觉得那样是不朽的……”

  夏光霞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法务部主管,是一个成功的律师,收入不错。意外发生于8日凌晨1点左右,当时聚餐完毕后,他在厕所里摔倒,后脑勺着地,嘴角还有鲜血溢出。有点像昏睡过去的样子,服务员和同事发现时,还有轻微的鼾声,时而有窒息表现。

  120来了,进行了简单的伤口清理,就近送到了聚餐点附近医院急诊留观。

  结果很快出来了—严重的右侧颞骨骨折、特重型颅脑损伤、脑疝、脑干出血,硬膜外血肿,出血量约50毫升……

  9点进行了手术引流,情况没有改善。“受伤的是脑干,呼吸循环中枢,老公很快就无法自主呼吸,生命的迹象全都表现在各种跳动的医疗器械屏幕上。”

  随后的10天时间里,夏光霞一直在医院的ICU内度过,一只眼不甘地睁开着,久久不能闭合。“我能感觉到他在一天天地离我而去,他坚持得好辛苦”。军区总医院的专家评估了多次,脑死亡。大年三十转入军区总医院,依然是脑死亡。

  “女儿知道父亲是不朽的”

  “我决定进行器官捐献,并说服了远在湖北老家的婆婆同意。”夏太太接受采访时,接听了女儿的电话。“女儿问我什么时候可以送爸爸回来,我告诉她,情况很不好,要有准备……9岁的姑娘了,其实什么都懂了。”她主动找到了医生聊捐献,医生都有点意外。

  夏太太之前一直是全职太太,夏光霞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富有爱心,热心公益,定期献血,还资助贫困学生。我想,这(捐献)也会是他的愿望吧,将来我要是有这么一天,我也捐。”他的微信历史签名上写着,“不与老板争理,不与同事争气,不与上司争功,不与下属争利。”

  “他做到了,都说他是好人,有好人缘。”夏太太表示,选择年三十进行脑死亡捐献,是真不想老公挨得那么辛苦。也不能拖了,纯粹的希望那些眼睛看不见的、肝肾不好的人,能尽快得到新生。既然是做有意义的事情,就不忌讳除夕、新年的了。“我也从事过医疗行业,知道老公不断出现的高热意味着脏器在不停地损坏,可能出现严重的肺部感染。再枯等下去,怕会害了那些接受帮助的人。”

  “你看我平静得异乎寻常对吗,早几天前我决不是现在这样子。我得坚强,必须坚强,我坚强了,女儿才能开心、阳光一点。”她特别希望孩子将来能为爸爸骄傲,尤其是每年清明去墓园缅怀时,女儿能知道父亲是不朽的。

  最新进展

  “两人捐献都非常纯粹”

  2月19日,羊城天气晴好。

  3位严重眼疾患者在一天前的手术完成后,见到了这片明媚的春光。“年龄最小的9岁,最大的50岁,都是失明已久的眼病患者。”军区总医院器官获取组织李鹏医生,一直在定向了解两位逝者的器官、角膜走向。“夏光霞先生,一只角膜因受损不宜移植,但两位逝者的三只角膜,帮到了3名眼病患者。”

  两人的肝脏、肾脏,也在经过国家分配系统后进行了全省范围内的匹配、查找。冯碧仪的肝脏及时送到了佛山,那里有一名重症肝炎合并暴发性肝衰竭患者,因此得以延续生命。

  广州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内的4名晚期肾病患者,也得到了肾移植机会,处于手术后的恢复期。两名患者移植后很快就能排尿,病情好转的表现。

  “两人的捐献都非常纯粹,一人是部队战士,抢救治疗均能享受军免,一人家庭条件尚可,有医疗保障和保险支持。”对此,李鹏医生感慨。

  “孩子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当兵,一个就是万一身故后捐献器官帮助他人……”

  —老冯提起女儿

  “他们说,老公的名字会被镌刻在纪念墓园的碑石上,那就是不朽的,我希望女儿将来能为父亲感到骄傲……”。

  —夏太太说起丈夫

  采写:南都记者王道斌 摄影/翻拍:南都记者梁伟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