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飞行员称德翼副驾驶员或因舱内失压失去意识   发布时间:2015-05-11 13:52:07

国内飞行员称德翼副驾驶员或因舱内失压失去意识

【《财经》记者 孙爱民】失事德翼调查人员在获得24日4U9525航班的第一个黑匣子后,初步判断系副驾驶在机长出仓后,主动操纵飞机下降,他似乎想摧毁客机。年仅28岁的德国籍副驾驶卢比茨,2013年9月开始上岗,患有抑郁症和疲劳综合征。

【《财经》记者 孙爱民】失事德翼调查人员在获得24日4U9525航班的第一个黑匣子后,初步判断系副驾驶在机长出仓后,主动操纵飞机下降,他似乎想摧毁客机。年仅28岁的德国籍副驾驶卢比茨,2013年9月开始上岗,患有抑郁症和疲劳综合征。

不过,国内多名直飞空客与波音大飞机的民航一线飞行员则认为“自杀行为”的可能性较小。一名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专家告诉《财经》记者,调查已知,一名飞行员出去后,不能从外侧打开舱门是调查中的关键,舱门打不开有可能是人为原因,也有可能是舱门设计本身存在缺陷。调查人员判断副驾驶在飞机撞山时心跳与呼吸比较平稳,“假如他是去自杀的,当马上就要撞山时,他的心情能是平静的嘛?所以这更像是机舱内失压导致飞行员失能”。

有国内飞行员判断,机舱内失压导致飞行员失能,飞行员的手臂或者身体在无意识状态下碰到操纵杆,使得飞机从30000英尺降至100英尺,从而失去了对飞机的控制,最终撞上阿尔比斯山,酿成惨剧。

快速释压和紧急下降的检查单是飞行员需要记忆的检查单中最长的,因为快速释压是飞机中几乎最严重的紧急故障。

在高空运行中,客机容易因为舱门破裂、挡风玻璃脱落、金属疲劳、炸弹爆炸等造成舱内失压。人体在失压状态下因缺氧而导致疲劳、头痛、视力减弱乃至虚脱、昏迷。

2005年8月,一架失去联系的737飞机飞进希腊领空,希腊空军紧急起飞将其拦截,空军飞行员吃惊地发现,飞机的风挡已经结冰,飞行员歪倒在座椅上,后来,这架塞浦路斯波音737客机朝埃维亚半岛上的一座山上撞去。载有121人,没有生还者。当时也判断,灾难可能是由于机舱气压骤减。

飞机在高空运行中出现失压状态,飞行员与乘客需要迅速佩戴氧气面罩,飞得越高,留给人的反应时间就越短。国内飞行员在飞行中,一般要求10秒内戴面罩。

海南航空飞行员荣毅判断,此次德航空难很有可能是驾驶舱内出现了慢失压,飞行员渐渐失去意识后,手臂或者躯干碰到了操纵杆,使得飞机迅速下降。他猜测,有可能是舱门在空中开启了一点缝隙,工作人员没发现。高压缺氧状态下容易突发疾病,飞行员在高空中出现低血糖、脑梗、心肌梗塞等突发疾病,也可能使其失能,“这都是不可预测的”。

据国际民航组织统计,已发生的飞机事故中75%与人的因素有关,主要涉及飞行员、空管人员、地面维修人员。其中,因飞行员个人的误操作或者紧急状态下的错误判断导致的事故占70%左右。而所有错误判断与操作的背后,往往与航空公司的运行管理有关。

应急程序检查单与操作手册是民航飞行员在飞行中必备的物品,是针对飞机飞行中可能遇到的紧急情况的常规应对策略,二者加起来少则几百条,多则上千条。根据不同机型和所在航空公司,内容也不同。

“机务维修人员、飞行员、管制员因疲劳工作而导致的误操作,或者紧急状态下的错误决定,维修手册或者飞行手册存在漏洞,甚至飞机设计本身潜在的缺陷等,都容易导致大事故的发生。”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副教授杨家忠说。

尽管有数百甚至上千条操作说明与紧急处置程序,然而这些条文式的操作说明往往只是针对单一情况而设定,无法预演飞机在高空飞行中的复杂环境,“飞行员的经验与机组的配合尤为重要”。

“最危急的情况就是舱内失压了,如果反应不及时就是致命的。”荣毅表示,避免舱内失压需要起飞前地面人员对机体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在飞行中,飞行员也需要留心舱内一切不正常状况。而在驾驶舱内,所有重大的决定都是由机长来做出的,副驾驶没有决断能力,只是配合机长完成操作。

目前,失事德翼调查组对飞机撞山坠毁的原因描述也还停留在“涉嫌”与“可能”,,调查人员正在搜寻第二个黑匣子以及其他的相关残骸与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