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切反映了立法的粗疏   发布时间:2015-10-30 11:18:49

一刀切反映了立法的粗疏
故宫博物院计划实现门票全部网售,取消现场售票窗口 故宫博物院计划实现门票全部网售,取消现场售票窗口

  本报评论员 项向荣

  近日有媒体报道,故宫博物院计划实现门票全部网售,取消现场售票窗口。此消息引起了不少争议,不会上网的游客咋办?虽然后来故宫回应将设立票务服务中心,仍不能平息质疑。

  门票实现网售当然是种进步,但一刀切总归不好。很多老人还不会上网,更不会用手机上网。这种售票的方式无疑提高了门槛,增加了他们的旅游难度。在客流量较大的时段,会上网的游客可能早早就将门票订光了,不会上网的老人一大早赶到故宫门口也只能望“门”兴叹。

  总有感觉,一些部门在制定规章法则时,喜欢一刀切,没有针对不同的情况制定细致的条款。比如10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广州市公园条例》,规定公园歌舞噪音超过限值,将会面临最高1000元的处罚。然而,《条例》实施半个月以来,广场大妈歌照唱、舞照跳,公园内噪音超标的情况仍然存在,全市公园未开出过一张罚单。开不出罚单的真正原因,是《条例》中没有说明究竟音量高到多少才算是应该受到限制的噪音,多少以下的又是允许的。因此粗疏的立法,让管理者难以执行,一刀切又因不人性化难以服众,让被管理者心生怨言,甚至普遍抵制。再比如一些城市地铁为制止喝饮料,粗暴地连水都不能让人喝,这就更不合情理了,这让老弱病残孕妇怎么办?一刀切的后果往往最终变成法不责众。

  一刀切反映了立法细则的普遍粗疏。应当说,如今的立法基本都按规定走了程序,但为什么一个走了程序的立法,会出现细节如此粗疏的现象?答案就在于,很多规章、法规虽然有过征集意见、有过民意调查、有过讨论,但大多数步骤只是走过场,导致不仅立法者并没有很注重细节,民众也不怎么关心具体的立法过程。因此一些制定出来的法规,并没有体现不同群体的需求,只体现了制定者的方便,看似很严格,实际比较粗糙,在操作执行上问题重重。

  在立法的细腻这一点上,可以向英美法系国家学习,这方面源于他们有良好的传统。古罗马军队中曾出现过严重不公平现象,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更着眼于制度设计的精细。比如两个士兵得到一块面包,按规定其中一个负责切割,另一个人则有权首先挑选。这样,那个切割面包的士兵为了防止自己吃亏,就会非常小心,尽量切得一样大。这种讲究细节的传统延续发展,就是现代西方社会比较重视制度设计,立法讲究精准细腻。举个例子, 纽约有《噪音法》,对噪音有精准测量并明确规定噪音控制标准,无论是路上的卡车还是家里的空调机都要受到这个法律的约束。根据规定,居民区的噪音不能超过45分贝,如果酒吧、餐厅等商业设施的声音超过这一规定,就会被投诉。甚至连宠物狗都不能随便叫,如果在白天吠叫10分钟、晚上吠叫超过5分钟,就可能被开罚单。类似细节不胜枚举,虽看似琐碎,但却非常方便执法者执行。所以英美法系国家法规的先进,不在于立法思路比我们高明多少,而在于立法的细节远超我们。这一点值得我们借鉴。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魔域私服外挂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