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职业教育交出亮眼成绩单   发布时间:2021-03-20 22:00:38

我国职业教育交出亮眼成绩单

  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离不开人才,在人才培养的“蓄水池”中,职业教育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提出,“加大人力资本投入,增强职业技术教育适应性,深化职普融通、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探索中国特色学徒制,大力培养技术技能人才。”

  如今,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职业教育体系,我国职业教育也培养了一大批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技术技能人才。“职教一人,就业一人,脱贫一家”已成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见效最快的方式。对于千千万万的年轻人来说,这个曾经的“次要选择”,已成为改变家庭命运、实现个人理想的重要渠道。

  明确职业教育是一个教育类型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2019年1月,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了职业教育的地位。

  “职业教育是一个教育类型,而不是教育层次。”在2020年12月8日教育部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这样说。

  陈子季解释到,职业教育要以类型教育为基点,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围绕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强化类型特色,坚定服务发展、促进就业的办学方向,不断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知行合一,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发展道路。

  “十三五”期间,我国职业教育的“家底”如何?

  据教育部的统计数据,2019年,全国共有职业学校1.15万所,在校生2857.18万人;中职招生600.37万,占高中阶段教育的41.70%;高职(专科)招生483.61万,占普通本专科的52.90%。累计培养高等学历继续教育本专科毕业生5452万人,开展社区教育培训约3.2亿人次。

  陈子季介绍,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职业教育体系。回顾近5年,职业教育发展主要有五大亮点。其中,最大的贡献是确立了职业教育的类型地位;最大的突破是构建起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最大的进步是迈入了提质培优、增值赋能的高质量发展新阶段;最大的成就是培养了一大批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技术技能人才;最大的亮点是实现了更高水平的开放。

  “‘十三五’期间,我们建立健全以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双轨’运行为标志,以纵向贯通、横向融通为核心,同经济社会发展和深化教育改革相适应的新时代的中国特色职业教育体系,把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工作重心转到提高质量上来,实现职业教育的提质培优和增值赋能。”陈子季说。

  如今,千万家庭通过职业教育实现了拥有第一代大学生的梦想。在服务脱贫攻坚上,职业院校70%以上的学生都来自农村,“职教一人,就业一人,脱贫一家”成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见效最快的方式。

  “如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开展的‘一人学厨、全家脱贫’的帮扶培训项目。”陈子季介绍,“十三五”期间,共创国家级农村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示范县261个。在促进教育公平上,中职免学费、助学金分别覆盖已经超过90%和40%的学生,高职奖学金、助学金分别覆盖近30%和25%以上的学生。

  每年培养上千万技能人才

  据统计,当前全国职业学校开设1200余个专业和10余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各领域,每年培养1000万左右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毕业生。

  “‘十三五’期间,职业教育最大的成就就是培养了一大批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技术技能人才,在服务国家战略、服务区域发展、服务脱贫攻坚、促进教育公平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陈子季说。

  东西职业院校协作全覆盖、东西中职招生协作兜底、职业院校全面参与东西劳务协作三大行动,累计投入帮扶资金设备超过18亿元,共建专业点683个、实训基地338个,岗位技能提升培训16万余人,创业培训2.3万余人。

  “借助国家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政策,公司聘请了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国家级教学名师担任总工程师,领导企业技术改革,一年实现扭亏为盈,产值3年翻番。”恒河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现身说法,他表示,企业与学校互相依赖、互相成就,已成为利益和命运的共同体。

  如今,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成为职业教育的基本办学模式。

  在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历年毕业生中超过10%的专科生进入到华为、腾讯、比亚迪等知名企业就业,2020届专科毕业生就业率达96.97%。

  “学校对接区域产业链,鼓励重点专业群联合世界500强或行业领军企业组建特色产业学院,将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做深做实。目前,我校已联合华为、平安等一批行业龙头和领军企业建成11个特色产业学院。”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马晓明介绍说,“我们把企业面向在岗工程师的培训认证和高职教育结合起来,解决了职业教育和行业企业发展脱节、教育标准滞后于企业标准、教学内容落后于技术发展的问题。”

  通过这样的合作,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形成了一个开放的、能够紧跟技术发展的教育教学标准体系。“学生在校期间既有学生身份,同时通过到企业深入实践,有了工程经验和认证工程师的身份。对企业来说,MKR,减少了企业对学生职后培训的时间成本、资金成本等问题。”马晓明说。

  “向产业开放、向企业开放、向世界开放。”陈子季表示,这是“十三五”期间职业教育的最大亮点。

  据了解,职业教育配合国家发改委培育800多家产教融合型企业、试点建设21个产教融合型城市,成立1500个职业教育集团,3万多家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组建56个行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现代学徒制试点参与企业2200多家。与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建立了稳定联系,400余所高职院校与国外办学机构合作办学,打造了中国职业教育的国际品牌。

  止步于专科的“天花板”已打破

  一直以来,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一直被人们认为是职业教育的最大限制。如何跨过学历的“天花板”,成为不少职校学生和家长们一直关心的问题。陈子季在回答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提问时表示,2019年以来,教育部批准22所学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打破了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

  “构建起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在纵向贯通上,巩固中等职业教育的基础地位,强化高等职业教育的主体地位,稳步推进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在横向融通上,加强职业教育、继续教育、普通教育的有机衔接、协调发展,畅通各类人才的成长通道。”陈子季说。

  职教高考本科录取比例由6∶1提升至4∶1;中职学生升学深造比例超过70%;全省中职招生录取44.4万人,比上年增加10.8%,2.5万人超过普通高中分数线;高职录取36.8万人,2.4万人达到本科录取分数线……2020年年初,全国首个部省共建职教高地启动,山东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邓云锋提供的以上数据凸显改革力度。

  就如何破解“职业教育只能招收低分生”难题,邓云锋表示,这些超过普通高中和普通本科录取线的学生为何选择职业学校?是因为职业教育让学生们在就业上有了更大的优势。

  邓云锋介绍,在教育部指导下,山东建立了12项制度机制,出台20个改革文件,启动实施495个项目,其中之一是建立“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职教高考制度。“职业院校招收低分生的难题,逐步得到破解。职教高考制度吸引了更多青少年走技能成才、技能报国之路”。

  “原来的职业教育发展不受重视,很大程度上是发展有‘天花板’,到高职就结束了。现在教育部大力推动、稳步发展职教本科,构建起了中职、高职、职教本科相衔接的培养体系,包括下一步还有专业硕士、专业博士这样的路径,职业教育吸引力大为增强。”邓云锋说。

  陈子季说:“关于职教本科的问题,之前已经有两所独立学院转设成职业大学,现在独立学院转设工作正在推进。我们正在研究下一步将在高水平的高职院校中选择一部分专业,经过一定的程序审批后举办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

  对于未来职业教育发展,陈子季表示:“要建立职教高考制度,我们依托这一制度,把中等职业教育和职业专科教育、职业本科教育在内容上、培养上衔接起来,任何职业院校的学生都可以通过职教高考制度进入任何一个职业院校的任何专业学习。”

  此外,陈子季指出,要健全普职融通制度,主要在课程共享与学生流动两个层面来进行,促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资源共享和理念的相互借鉴。健全国家资历框架制度,规定职业教育的学生和普通教育的学生学习成果等级互换关系,进而规定在特定领域两个教育系列的学生都享有同等权利的制度。(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叶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