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的停车场咋都成“武爷”家的?   发布时间:2015-04-17 12:50:50

天津的停车场咋都成“武爷”家的?

天津的停车场咋都成“武爷”家的?

“津门第一虎”武长顺的贪腐案情,于上周四(3月26日)在天津政法系统中通报。多名当地政法界人士向记者透露,武长顺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4月3日《金黔在线-贵州商报》)

原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自去年7月20日被中纪委宣布查处后, 2月13日被最高检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时隔40多天后突然又“火”了起来,新闻、论坛博客、微博到处是武长顺的消息。笔者归纳一下,发现引爆新闻“卖点”的大致有如下七个方面:

一是包养“情妇”,并有多名非婚生子。4月5日联合早报网一篇题为《“津老虎”武长顺 9私生子仅3亲生》的文章引述香港苹果日报消息称,天津公安局前局长武长顺有九名私生子,但当中只有三名是亲生的。除包养警花外,还与一名女艺人和数名女大学生非法同居,先后生育了九个私生子。武被调查后,“经组织监定,九个私生子中只有三个是他亲生的。”。笔者在《四女警为其生子,高官咋爱吃窝边草?》一文中曾评论,说明武长顺也做了“冤大头”。

二是孟建柱的公开痛斥武长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政法委系统的会议上表示,武长顺白天当公安局长,晚上当董事长。

三是涉案金额巨大。74亿元的涉案金额,这在已经结案的贪官当中,还没有哪个能超越的。当然,此前媒体也曾披露解放军中将谷俊山涉案高达200亿,因此武长顺在谷俊山中将面前,或仍是“小巫见大巫”。

四是贪污金额巨大。4亿多元的贪污金额,在至今披露的案例中还真未见过。这么大的金额,这让单位财务人员有多难啊?如果这个数据成立,该局“管钱的”将有一批随后要进监狱。

五是卖官收入巨丰。武长顺仅“卖官”一项,就进账8400万元,从目前披露的巨贪“卖官”行情看,恐怕也只有徐才厚能比了。而向武长顺“买官”,肯定不是一万、两万就能打发的,因此媒体披露仅天津市公安系统给武长顺行贿的23人,肯定都花了大钱。当然,这些人“买官”的钱肯定不是自己的工资,也不可能是老婆的“私房钱”,而只能是“卖官”或受贿所得,因此恐怕都要步武长顺的后尘,“蹲大牢”是免不了的。

六是行贿金额巨大。不做生意买卖的武长顺花1000多万元行贿,目的无非是“买官”或者是“抹案”了。那么又带来一个新问题:如果是“买官”,那么20多年前就已进入天津市公安局“班子”的武长顺,又是向谁“买官”?如果是“抹案”,那么能帮一名副省级官员“抹案”的,也肯定身份显赫。也就是说,武长顺送出去的1000万元,背后很有看头,或牵出另一只“老虎”来。

七是习总书记怒称其“武爷”。这一点最有新闻看点了。习近平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十八大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

实际上,现在很多地方的停车场,尤其是马路停车场,都是公安局长的亲属在经营。他们想划车位就划,显得相当随意。车主不在划定车位里停泊就被抄牌罚款、罚分,尤其是收费管理不透明,导致网上怨声载道,质疑声不断。武长顺作为天津市公安局的“一哥”,就可以毫无忌讳地让亲属或“利益关联方”垄断全市的交通设施建设、管理,垄断作为公共设施的马路停车场经营权。而这种以权谋利手段,绝对不仅仅是天津“武爷”一人。

习总书记拿这个说事,说明中央很了解马路停车场管理的“行情”。因此笔者乐观地预计,未来会有更多亲属经营城市停车场的公安局长将失去人身自由,不信大家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