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肇事司机逃跑 找车祸死者顶包   发布时间:2015-04-15 09:12:56

四川一肇事司机逃跑 找车祸死者顶包

  宜宾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近日侦破一起离奇顶包案,“顶包”驾驶员居然是车祸受害人,也是车祸中唯一的死者。

  夜间车祸“驾驶人”被撞身亡

  据宜宾县交警大队民警张俊回忆,1月27日晚8时许,宜宾县隆兴乡富来村地界发生交通事故,一辆成都牌照川AZ1U28黑色江淮轿车撞上行道树,导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

  张俊告诉记者,接到报案后,宜宾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立即组织事故处理民警赶到现场。经现场查看发现,事故车在行驶过程中突然失去控制,驶离路面时右前侧撞上行道树,导致车头右侧及副驾驶室毁损严重几近报废,连车门也无法打开;前挡风玻璃驾驶座和副驾驶位置均有撞击痕迹,双安全气囊完全弹出,可见撞击的惨烈。

  民警进一步查勘发现:驾驶室坐着一名已经死亡的男性,其面部有大量血迹,显示头部遭受重创,已经死亡多时。据现场群众及事发后留守现场的死者继子徐乙称,该死者正是驾驶员胡泽荣,系隆兴乡合理村人,62岁。民警在查勘过程中,未找到胡泽荣的驾驶证。

  徐乙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事发当天是其母亲邓某福60岁生日,徐乙和弟弟徐甲专程从成都赶回来,与继父胡泽荣等亲友一起吃饭。胡泽荣喝了酒,当晚7点半左右宴会结束,胡泽荣坚持要开车送徐乙的舅公杨元寿回家。

  “没有谁让他开车,当时他在我身上拿车钥匙,我说你喝了酒不要开车。他说他开了几十年车,硬把车钥匙拿走了。”徐乙第一次向警方陈述案件经过时称,他将钥匙交给了母亲邓某福,但胡泽荣从邓某福手里抢走了汽车钥匙。同时,徐乙坚称,他在事发后很快赶到现场,现场只有胡泽荣和杨元寿,并坚称是胡泽荣自己开的车。案件的另一关键证人、伤者杨元寿因伤势过重无法开口说话。

  迷雾重重民警怀疑“顶包”

  案件似乎可以就此了结了。但细心的民警发现,这起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交通事故背后其实另有玄机。

  “死者坐姿处于正常人端坐状态,头部伤痕非常明显,后背紧靠着椅背,双手呈自然下垂状态,脑袋耷拉着,面部则微微向上像是斜靠椅背正在熟睡。但死者所在的驾驶室受损轻微,相对完好,只留有少量血迹斑点;而副驾驶室受损非常严重,留有大量血迹,却不见伤者踪影。”张俊从来没见过如此奇怪的案例。为什么受损并不严重的驾驶员位置导致了人员死亡,而撞击最严重且留有大量血迹的副驾驶座却没有人?为什么死亡后保持正常的坐姿而不是趴在方向盘上?

  张俊和同事们结合现场证据和经验判断,这是一起交通肇事伪造现场案。张俊查勘现场后得出初步判断,死者胡泽荣原本应该在副驾驶位置,严重的撞击导致其当场死亡,而后有人将其从副驾驶室位置移动到了驾驶室。除了车辆受损情况及尸体位置不合常理外,驾驶室内的血迹也应该与死者不符。

  两轮笔录问出破绽真相水落石出

  掌握大量证据后,民警再次询问徐乙等人。民警将发现的疑点一一指出,并再次向被询问人普及相关法律知识,“告知被询问人包庇犯罪的严重性”。

  徐乙承认,第一次询问时有些问题没有如实回答。就在徐乙做完第二次笔录的28日下午,消失了10多个小时的真正肇事者徐甲主动投案。据徐甲交待,他担心胡泽荣酒后开车不安全,就主动送他们。行至事发路段,杨元寿突然说想吐,他回头查看。此时对面有货车开来未熄灭大灯,坐在副驾驶的胡泽荣伸手帮他拉方向盘,他猛踩刹车并和胡泽荣抢方向盘,车子失控冲出路面撞上大树。

  徐甲说,事发后有路过的驾驶员用撬棍帮他撬副驾驶室门,试图将胡泽荣救下来,但没有成功。后来母亲邓某福、哥哥徐乙等赶到,确认胡泽荣已经死亡,有人说弄那个死者当司机。“我就从驾驶室钻过去,把胡泽荣抱到了驾驶室座位上坐着。”徐甲供称,他见胡死了害怕,就坐摩托车前往永兴镇躲避。经查,徐甲此前在成都打工,已于2008年申领到了C1驾照。此车车主为徐乙,因未在规定时间内接受年检,行驶证已过期。

  至此,这起荒唐而离奇的“以尸顶包”交通肇事伪造现场案在不到24小时内成功告破,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之中。成都商报记者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