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云南“慈善妈妈”:借助壹基金拿到政府项目   发布时间:2015-04-25 15:04:51

起底云南“慈善妈妈”:借助壹基金拿到政府项目

起底云南“慈善妈妈”:借助壹基金拿到政府项目

王玉琼 网络图片

云南文山“慈善妈妈”王玉琼涉嫌造假敛财一事经澎湃新闻独家报道后,引发舆论持续关注。

继文山市政府新闻办对外通报透露诸多详情后,央视亦介入调查,更多疑点浮出水面。

2011年,王玉琼高调宣称李连杰 (微博)、壹基金捐助其1500万。如今,她承认在获取文山市出租车GPS定位系统项目过程中,向当地政府提及壹基金捐助一事,但强调自己也被骗了,拿到项目后找不到捐助人了。

2011年,文山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告诉媒体会促成这桩好事,用好善款,而“壹基金捐助”字样也白纸黑字写进了政府文件。然而,文山市官方如今不承认被骗,改口称给王玉琼项目与(有无)善款无关。

王玉琼到底是如何获得文山市出租车14年广告收益权的?这背后不仅关系到个人诚信和政府公信力,还折射出文山当地政商关系现状,以及政府决策是否具备科学性与合法性。

壹基金捐助,写进了政府文件

2011年4月,文山当地一家杂志《映象文山》刊发了一篇王玉琼的新闻报道。

该报道的标题是《悲情妈妈感动李连杰,“壹基金”投资1500万打造平安文山!》。

王玉琼向该文作者提到:“有人愿意以我的名义捐助1500万为文山做慈善或公益事业。那人(李连杰)没有指定项目,而是问我(王玉琼)有什么项目,当时我想,我的王誉敬老院前期工作已经铺开,资金上的问题也不大,所以我没想过把这笔钱投入到敬老院中。我只想了不到半分钟,就说做出租车GPS系统吧。”

按照该文所述,与壹基金达成协议后,王玉琼把他们(壹基金)的想法和自己的设想向文山市相关部门汇报,得到后者极大支持;文山市交通运输局、文山市公安局先后表态支持。

今年2月,王玉琼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承认是“壹基金”的名头助其拿到了政府项目。

王玉琼回忆,她在2011年独自找到文山市公安局,提出想做出租汽车GPS定位系统项目,“他们一开始说我没有这个能力,我说人家壹基金说要给我1500万做这个项目,公安(局)一听很高兴,就牵头,写申请给政府。后来,政府同意运行这个项目,就安排了一系列部门来和我对接这个事情。”

央视4月3日的报道显示,早在2011年7月,在文山市交通运输局递交给文山市人民政府的一份《文山市交通运输局关于安装出租汽车GPS定位系统的请示》文件里,有关“所有设备的安装及信息监控平台操作人员由GPS设备和壹基金会资金捐助者王玉琼女士免费提供”的词句清楚标示在该份文件当中。

“上海大老板”的500万

然而,壹基金否认“捐助(王玉琼)1500万”一事,并称“(文山出租车GPS定位系统项目)与壹基金无任何关联”。

今年2月,当澎湃新闻告知王玉琼壹基金已明确不存在“1500万捐助”一事后。她改口称,文山出租车GPS定位系统的真正投资方不是“上海的大老板”、壹基金,是“一家广告公司”。

此外,王玉琼否认假借壹基金名义从政府手里骗项目,称自己也被骗了。她说:“当时他们(投资方)说是壹基金的人,我自己也没办法核实。”

4月3日,在央视的报道中,王玉琼宣称她在上海做节目时获得某知名慈善基金(注:壹基金)一名人士同情,对方答应投资,“然后说可以给我投这个资,做这个事(出租车GPS定位系统项目)。”

按照王玉琼对央视的表述,就在她从上海做完节目返回云南后,代表那家慈善基金(壹基金)联系她的人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面对央视记者的追问,王玉琼说:(对方)只有一个手机号,打不通了;不知道(此人)名字,不知道在(壹基金)里面担任什么职务,做什么。

其实,王玉琼在2011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有时未明确捐助者是李连杰、壹基金,而是以“上海的大老板”来指代。此外,在媒体(2011年)的新闻报道中,王玉琼曾言之凿凿称拿到了对方汇来的500万(而不是如今“联系不到捐助人”的说法)。

2011年4月,云南《生活新报》报道,王玉琼称捐助方是一位“不愿在任何媒体留名的大老板”,而在与该“大老板”达成协议并得到文山市相关部门支持后,她曾亲赴上海进一步与对方确认此事,并在之后与深圳一家GPS安装公司达成协议;此后,当上海的“大老板”将500万打入该深圳公司账户后,她便带着深圳公司的资金到账回执函交给了文山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

就此,举报人赵春雷(王玉琼前助理)说,王玉琼所称的500万根本就不是来自壹基金或“上海的大老板”,而是来自文山雄业广告公司,“(雄业广告)徐总告诉我说是他们当时紧急从邮政银行贷款500万。”

此外,针对王玉琼的最新说法,壹基金回应央视:从来没有派人与王玉琼联系过。

“没出一分钱”拿到的政府项目

面对澎湃新闻的质疑,王玉琼更改了此前的说法,改口称:“上海人投的钱,我都用在征地建敬老院了(注:2011年她声称不缺钱,此钱款不会用于筹建敬老院)。后来就找了一家广告公司(注:雄业广告)垫资来做出租车项目。广告公司前后投了600万。”

不过,根据央视的报道,王玉琼称“自己投资200万,对方(广告公司)投资400万,完成了GPS安装,取得相关广告收益权”。

那么,王玉琼到底是一分钱未出“空手套白狼”拿到了政府项目,还是真的出资200万?

就此,王玉琼的前助理赵春雷说:“当时基本上是我在负责运作(文山出租车GPS项目)。”他向澎湃新闻发来了一段他与雄业广告徐姓负责人的QQ对话截屏。在对话中,徐姓负责人表示“每一分钱都来自雄业广告的投资”。

此前,王玉琼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当初正是因为自己没有钱才找到广告公司来投资,“GPS项目可能需要四五年才能收回成本,(届时)才能进行广告收益分成。”

官方从用好“善款”到澄清“与善款无关”

“这些年,有一些商家提供了一些方案,但都没有王玉琼的方案好,关键是投资方不求回报,所以我一定要促成这件事。”2011年,文山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在接受云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态,将积极与公安局协商,尽快拿出可行性方案,让这笔善款(注:壹基金捐助)用到该用的地方。

据央视报道,早在2011年7月,在文山市交通运输局递交给文山市人民政府的一份《文山市交通运输局关于安装出租汽车GPS定位系统的请示》文件里,明确:“所有设备的安装及信息监控平台操作人员由GPS设备和壹基金会资金捐助者王玉琼女士免费提供”。

2011年7月4日,文山市人民政府正式发文批复,同意在文山全市出租汽车内安装GPS定位系统;同意联系提供GPS定位安装系统的王玉琼女士享受出租汽车广告收益权14年。

如今,面对王玉琼深陷伪慈善骗政府项目的漩涡,文山官方的说法,发生了改变。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文山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孟亚欣表示,当初之所以选择王玉琼为文山出租车安装GPS定位系统,没有受慈善的影响,是出于务实的考虑,“其他人来谈了以后,是要(政府部门)出资的,每辆出租车要出资2000元左右,她是免费安装的。”

为何要给王玉琼14年出租车广告收益权?孟亚欣解释,由于当时全国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在参照各地方的情况后,最终选择了14年(期限),“给她一点时间来收回她的资本。”

不过,孟亚欣在接受央视采访中,未解释该局所递交文件中提及“壹基金会资金捐助者王玉琼女士”一事,也未明确该局是否曾向壹基金落实此项捐助一事。

项目已审批,“却找不到捐助人了”

3月27日,文山市政府通报说:(文山出租车GPS定位系统)鉴于市级财政困难的实际,决定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

在央视的报道中,王玉琼拿到文山市出租车GPS系统项目和出租车14年广告收益权一事,看起来近似荒唐。

央视报道:根据王玉琼的说法,由于此前联系她的(壹基金)人找不到了,但项目已经通过审批,所以,她就找了当地一家广告公司进行合作。

政府严格审批下来的项目,竟然出现了找不到当事投资人的窘境?这听起来完全是个笑话,但文山市官方至今未对此进行解释和澄清。

此外,文山市政府还回避了一个基本疑问:这起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是否依法进行了听证、公示、通报、招投标等法定程序?

“文山市政府的行政行为涉嫌违反云南省政府的行政规章,也违反招标投标法。”中国法学会会员、云南鑫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爱国称,根据我国《招标投标法》相关规定,大型基础设施、公共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必须进行招标;并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将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化整为零或者其他任何方式规避招标。

刘爱国说,依据云南省人民政府《重大决策听证制度实施办法》、《重要事项公示制度实施办法》、《重点工作通报制度实施办法》等相关规定,政府重大投资项目、国有资产处置方面的重大事项,应当举行听证;重点基础设施建设、重大公益事业建设等,应当向社会公示;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群众切身利益以及社会公众普遍关注的重点工作的进展情况及其成效当向社会进行通报。

刘爱国表示,由于文山市出租车安装GPS定位系统、(联系提供GPS定位系统的)王玉琼女士享受出租汽车广告收益权14年等项目涉及到社会公共利益、安全,涉及到群众切身利益、社会公众普遍关注的重点工作,如果没有进行听证、公示、通报,也没有进行招标,那么文山市政府的行政行为显然已涉嫌违反省政府的行政规章,违反招标投标法。

不求回报的投资?

如今,文山市政府否认被骗,并一再强调王玉琼是免费安装。

文山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孟亚欣说,当初之所以选择王玉琼为文山出租车安装GPS定位系统,“其他人来谈了以后,是要(政府部门)出资的,每辆出租车要出资2000元左右,她是免费安装的。”

据文山新闻网(文山州委宣传部主办,文山日报社承办)2012年8月21日的报道称,截至当年8月17日,文山全市695辆出租车已有609辆完成GPS安装,其余车辆也将逐步进行安装。

按照孟亚欣口中的“每辆出租车2000元安装费”计算,文山全市695辆出租车全部安装GPS系统,只需花费139万左右。

这在一些云南当地商人看来,花此成本就能换来14年出租车广告收益权,是一笔“傻子都会心动的买卖”。

赵春雷称,王玉琼拿着此项目,去和雄业广告公司谈合作,雄业广告立即同意全额投资,收回成本后,利润五五分成。

“她(王玉琼)可从出租车广告收益权中获利1500万。赵春雷认为,王玉琼通过上述运作,(从政府手里)获得了大丰收。

4月初,澎湃新闻获得了一重磅爆料:2012年4月,文山市公安局与王玉琼一方签订了一份为期16年的合作协议,年经费84万纳入市财政预算(16年共计1344万)。

据此协议,王玉琼一方提供一个出租汽车GPS定位系统3G实时视频无线传输端口等,供文山市公安局随时监控文山市出租汽车的运行情况,并根据文山市公安局的要求随时提供服务器保存的出租汽车的运行资料等。

就此,文山市财政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财政局只负责财政拨款,详细事务请与文山市公安局核实。文山市公安局称需要文山市委宣传部安排采访。4月7日,澎湃新闻向文山市委宣传部发采访函提出采访要求,但截至发稿,未获任何回应。

4月3日,针对造假敛财的质疑,王玉琼面对央视镜头说:我到底骗谁了?